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に染まる、運命の月

ここは孤独な夢……

 
 
 

日志

 
 

夢から覚めた夢·前篇 柊×千尋 遥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2012-02-29 16:50:00|  分类: 個人創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呢?

 

不,哪个都无所谓,因为不管是哪个都没有区别。

 

自己的梦便是现实,而现实……也不过是龙神的一场梦境而已。

 

所以,又何必在意如今的自己,到底是醒来还是睡去呢。

 

夢から覚めた夢

 

睁开眼的时候,柊发现自己处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之中。

 

说是雾气也不准确,但是确实就像是视线被雾气包围一样一切都模糊不清。

 

他试着闭上眼睛,再睁开,但是状况依然没有得到改善。

 

难道是因为失去了右眼之后,左眼用得太过度了吗,他想,然后自嘲地笑了,如果就此失明了,是不是就代表,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看见”那些令人厌烦的东西了?

 

“……你是?”

 

蓦地从身后传来了少女略带犹豫的嗓音,像是呼应这句话一般,白色的雾气迅速消退,显露出了周围的景象——说是景象,其实也无非就是一片什么都没有、也看不到尽头的广阔空间而已。

 

金发,碧眼。

 

少女有着他熟悉的样子,那是曾在梦中描画过无数遍的容颜,如今真真切切地就在他的面前。柊感到全身星一族的血都在躁动,仿佛镌刻在灵魂深处的话语随着他嘴唇的掀动而轻轻吐露:

 

“——吾君。”

 

*** *** ***

 

“啊咧?我又做了同样的梦?”第二次出现在这里的少女,表情里少了几分戒备,更多的是疑惑。

 

柊笑了一下,转头看向无尽的虚空:“可能吧。”

 

大概是真的觉得是梦所以无所谓,千寻对独眼又穿着奇怪服饰的自己并没有任何防备,只是嘟囔道:“虽然是梦,什么都没有好无聊哦。”

 

“……那么,来聊天如何?”

 

“好啊,要聊什么?”那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和普通的少女似乎并无区别。这样的女孩,真的能用柔弱又瘦小的肩膀,负担起整个世界的命运么?

 

柊沉吟了一下,好像不经意间轻声道:“……来说,军师和公主的故事怎么样?”

 

“咦?”

 

“无论如何相恋,最后都走向悲剧结局的,军师和公主的故事。”

 

少女貌似不屑地轻笑了一下:“什么啊,好土哦。”

 

闻言,柊只是抿唇微笑:“是呢,只不过是……一些不足挂齿的无聊故事而已。”

 

*** *** ***

 

“又见面了,柊。”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背景,千寻背着手笑道,“这是第几次了……真不可思议啊,为什么我总是会做一样的梦呢。”

 

“是啊,为什么呢。”

 

柊没有回答,只是轻巧地把问题原封不动地抛回去,不过少女似乎也不是很在意答案的样子,只有有些百无聊赖地四处眺望——虽然什么都没有。

 

“唔……果然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梦里会出现柊呢……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少女吐了下舌头,“总觉得,柊好像是活生生的一样。”

 

“比如?”军师饶有兴味地挑起一边的眉,问道。

 

“比如说,明明是我的梦境,却完~全不按照我的意志来,我问什么都不正面回答,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变出任何东西来。”

 

不经意间,柊喷笑起来。

 

“啊,有什么好笑的!”

 

“那还真抱歉……”独眼的军师像是没办法似的笑着摇摇头,“吾君可真是贪心的人,不仅擅自闯入别人梦境,连主动权都想夺走吗?”

 

“咦?你说这……是你的梦境?”

 

“吾君,您知道么?”柊再一次地避开了正面回答,“梦境是心的反射……如果是吾君的心,必然不会如此荒芜的。”

 

“我的……心……?”少女愣愣地重复着他的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而高声叫起来,“等一下!也就是说柊你不是我梦中的人物,而是真实存在的么!?”

 

“正是如此。”柊笑意盈盈地弯下腰,玩味地凝视着千寻因惊讶而凝固的表情。

 

猛然回过神来的少女发出一声轻呼,然后猛然退后了好几步,一脸戒备:“不、不会吧,怎么会有这种事……进入别人的梦境什么的……”

 

“哦呀,被吾君怀疑了呢。”柊状似困扰地按着额头,“那么,我来证明一下吧。”

 

“嗯?”

 

思考了一下,柊道:“唔,就让我变出吾君所希望的场景吧”

 

“场景么……”少女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脑中不知为何第一个浮现出的,是学校的样子,

 

“那就,学校好了。”

 

“‘学校’……?”重复着千寻的话,柊轻轻皱起了眉头,“啊呀呀,真遗憾,这个词与我无缘呢。”

 

“咦?柊不知道学校么。”

 

独眼的军师轻轻颔首:“很抱歉,我的世界没有叫做‘学校’的东西。”

 

一瞬间没能完全消化柊的话语中的意思,等反应过来时,千寻猛地睁大了眼睛。

 

“聪明如吾君,应该早就注意到了吧,从穿着上来说我就与您不同。所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

 

对此,少女只是含糊应答:“啊……也、也是呢。”

 

“那么,可以请吾君告诉我,‘学校’的样子么?请尽可能地用准确的语言描述。”

 

“……好。”虽然怀疑越来越深,千寻还是点了点头。

 

当然,柊没有错过“反正是梦虽然奇怪了点嗯不过应该没事吧”这句嘟囔。

 

磕磕绊绊地描述之后,军师似乎饶有兴趣的托着下巴道:“是么,这就是吾君的世界里‘学校’的样子啊。”

 

“柊的世界里真的没有学校么?”

 

“有类似的,一位师君通常都会教导好几个弟子,弟子之间不分年龄和身份的差距,统一进行指导。”

 

“哎~这样啊,和时代剧里的一样呢。”

 

“时代……剧?”

 

“啊对不起,又说了你不能理解的词呢。”

 

“无妨。”柊摇摇头,又换上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接下来,就让我变出‘学校’吧。”

 

像是回应他的话一般,千寻觉得眼前一花,周围白茫茫的景色瞬间变模糊了,像是在白色的水面上投下了小石子,波纹一圈圈漾开,在扭曲的世界中一下子涌现出许多色彩,这些色彩不断旋转、叠加、堆积,逐渐变成了可辨识的暧昧影子。最后,像是什么人下了命令,一切都停止了旋转,逐渐显露出真正的模样。

 

黑板,一排排的桌椅,明亮的窗户,置物柜——是教室。

 

“……”千寻失言地望着周围的一切,脑袋两边摇晃着来回扫视,再转过身重复同样的动作,最终视线投向了好整以暇看着自己的柊。

 

“如何,吾君?”

 

“……好、好厉害!”好不容易找回声音的千寻兴奋地叫道,“简直就像魔法一样!”

 

虽然和印象中的学校还是有稍许的差异,但是能到这种程度已经让她觉得很了不起了,明明只是听过一次描述,真的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么?

 

“吾君高兴的话,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呐,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闻言,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要说怎么做……这本来就是我的梦境啊,能做到也是当然的吧。”

 

“真的是这样啊……太令人不敢相信了。”千寻像是瘫倒一样坐在椅子上,喃喃道,“进入别人的梦境,而且还是异世界的人……我果然是在做梦。”

 

“本来就是在做梦啊,您忘了么,吾君。”柊轻笑一声,走近几步,随意地倚在千寻旁边的桌子上。

 

“但、但是!”千寻抱着头趴在面前的桌子上,“呜呜好混乱。”

 

“请不用勉强自己,吾君。”意味深长地顿了一下,柊看向依然抱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少女,闭上眼睛缓缓道,“时机……总有一天会来到的。”

 

*** *** ***

 

自那之后,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依然是学校的场景,依然是千寻的教室,依然只有两个人。

 

“很久不见。”与之前相比,少女的脸上脱去了几分稚气,多了一些沉稳,就好像和久违的朋友打招呼那样轻松自然,她微微偏了偏头,“还真的被你说中了……另一个时空,中津国,丰苇原,二公主,龙神的神子,复国战争。光是说起来就觉得只会出现在漫画里的情节,真的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现实就好像做梦一样,而清楚地认识到是梦境的现在,却真实的好像曾经那一成不变的日常。

 

对面的柊只是微微加深了微笑。

 

“你……不惊讶呢。”

 

“是的,我知道。你全部的事……我都知道。”这一次,独眼的军师没有任何回避,仅仅是直视着千寻,不加丝毫修饰地回答道。

 

少女微笑了,像是渴望救赎一样伸出手,轻轻触碰柊的脸颊。

 

“那么,告诉我吧——关于我的一切……关于,世界的一切……”

 

独眼的军师轻轻闭上眼睛: “如吾君所愿。”

 

*** *** ***

 

就这样,两人不断在梦中相遇。

 

现实里的千寻一边躲避常世的追杀,一边集齐同伴,求得四神加护,每天都忙碌的没有空闲思考多余的事。然而梦里却是和日常无异地悠闲与宁静,就好像是被分割的两个次元一般。

 

但是,梦确实地在侵略着现实。

 

“谢谢你,因为柊的策略,上次的战斗奇迹般地以少胜多击退了常世军。”少女轻松地笑着,看上去与之前没什么不同。唯一改变的,就是身上的服装。

 

“真奇怪啊,明明是梦,却被现实影响到这个地步。”很怀念似的抚摸着课桌,千寻轻轻叹了一口气,“但是,梦也在影响着现实。有时候几乎要让人分不清楚它们的界限。”

 

“现实和梦有的时候,根本就不存在界限。”独眼的军师语气悠然,然后凝视着对面的少女,道,“吾君,您相信‘预知梦’吗?”

 

少女深深看了他一眼。

 

像是并没有期待对方的回答,柊只是自顾自说下去:“我的梦……就是现实。”

 

“‘梦见’么……”

 

“不,请称呼我为‘星之一族’,吾君。”

 

梦里明明是白天,向上也只可能看到天花板,千寻还是下意识地抬了一下头:“星……一族?”

 

“对于普通人来说杂乱无章的星空,对于我们来说,就好像指引未来的地图一样。”柊平静的语调好像只是在寒暄今日的天气一样。

 

“仅仅是这样,就可以知道未来了吗?”

 

“是啊……一切都如既定传承所示。”

 

“既定传承……”重复着这不可思议的发音,千寻微微侧了下脑袋,“什么意思?”

 

柊没有回答,只是用手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把小刀一般的暗器,轻轻地在千寻面前的桌子上刻画起来。

 

虽然一瞬间觉得在桌子上刻字——而且还不是自己的桌子——不太好,但是想到是梦也释然了。

 

况且,自己可能也不会再回到“学校”那个地方了吧。想到这里,千寻不由得一阵悲伤。

 

桌子上写下的,是端正整齐的文字:

 

——アカシャ

 

千寻并不能从这个发音里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但就是好像着魔一般紧紧盯着这几个字。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字迹,因为柊低着头,所以千寻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仿佛戴着某种魔力的声音确确实实地在耳边响起:“在这之中……有您的命运。”

 

*** *** ***

 

 中记(?)

总之是没来得及写完只好先发一半的生日贺文(?)TTvTT

文章名来自AAA的某首歌w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发售之后第一次柊真正意义上的生日啊。这种心情就好像苦逼小卡米在等着小yuki一样既期待又苦逼~

是说这篇估计很多人看不懂在写什么?

其实梗之一的来源就是“军师与公主的故事”之一“在梦中相遇的两个人,彼此都怀抱着不输给对方的思念”(具体情节请参考第四章柊的某事件。

桌子上的アカシャ也是原作就有的,这里自己擅自解释了,对不起XD

然后就是本文最重要的中心思想,就是“假如世界是龙神的梦境”。因为龙神反反复复做着梦,所以神子才听不到它的声音,所以历史才一再往复。

这里的“梦”与“现实”是互相影响的,柊在梦中告诉千寻的话影响了现实,而现实的改变也在影响着梦境(千寻衣服的改变等等)。

真的是很多自作主张的设定,不过应该不会有猛将传之类的东西来补完了所以也不会冲突吧(揍

下篇预定半个月内吐出来(抱头)请用力鞭策我wwww

最后来一发发声练习——

柊!!!!!生日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