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に染まる、運命の月

ここは孤独な夢……

 
 
 

日志

 
 

春风 高杉×ゆき 遥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2011-12-26 23:14:00|  分类: 個人創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发现这篇文我居然忘记发到本家了><趁着2012之前赶紧补上顺便混更新w

※惯例请勿转载不然本命会被卡米撒马丢到狭间去嘤嘤嘤~~~

  ——你这家伙……简直没有人性!

  那一日,八云如此评价自己。
  不,说是评价或许并不准确,大概称作为咆哮比较合适吧。至今想来,她那充满绝望和愤怒的眼神依然鲜明而清晰的刻在脑海里。
  能让身着男装、各方面都不愿意输给男人的坚强女性八云露出这样神情的,遍寻三千世界,只独有一人。
  莲水雪。
  那个如樱花般温柔美丽的少女,就如同融化在阳光下最后的冬雪一样随着第一缕春风吹拂而消逝了。
  是的。
  春风,化雪。
  是自己让她消失的,自己没有阻止她继续削减自己生命使用龙神之力,甚至还让她走到了最后一片生命之花也凋零的地步。
  然而少女在最后,依然对自己微笑了。
  “不,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是高杉你的话,可以明白的吧。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啊。”
  真是讽刺啊,正因为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志向奋不顾身的人,所以才能够互相理解,所以才在所有人都反对她继续削减自己生命时,只有自己继续支持着她,所以才会在最后的最后,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她。
  对于高杉来说,后悔是件毫无意义的事情,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未来什么也不会改变,所以自己唯一能够做的,便是不让她白白牺牲。
  春风融化白雪,同时也带来了春天。  “别碰她!”
  如孩子护住心爱的玩具一般,八云张开双手挡在自己面前。
  越过她的肩头看见的少女的遗体,宛如熟睡般表情安详而沉静。
  “不许你再碰她!我要将她带回去,你不许碰!”
  面对连一滴眼泪都没掉的自己,满脸泪水几近崩溃的八云不断怒吼着。
  “杀人犯!”
  “都是你的错!”
  自己一句也没有辩解,因为没有辩解的必要。
  只在必要时说必要的话,这就是自己的原则。
  所以只是默默站在原地接受了她全部的愤怒和绝望,然后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走开——就算两个世界恢复原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你这家伙……简直没有人性!”
  这句话毫无预兆的从背后砸来,却只让高杉顿了顿脚步,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
  不能回头。
  也无法回头了。
  “这样……真的好吗?”
  等在转角处的桂,似乎有些艰涩的开口道。
  “走吧,”高杉说,“没有时间了。”
  玄武说过,自己在这个世上的日子已经不多。
  所以现在开始一刻钟也不能浪费,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必须要背负着长州无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同伴们的志向。
  “嗯。”
  多年相交的挚友之间,似乎已经习惯了只言片语便能互相理解。  在那之后究竟过去了多久呢,好像经过了千年般漫长,又好像不过是弹指间的须臾。
  “晋作。”
  桂的声音将自己的思绪拉回现实,转头,带着一贯阴郁表情的友人拉开门进来,看到屋内的情景,轻叹一声:“又躲在这里一个人喝酒了,都说多少次了,为了你的病好歹多保重点。”
  “反正也活不久了。”高杉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答道,微微抬手稍倾酒盅,甘醇的酒香在口中扩散,清凉的液体流过喉咙,却带起一阵火热。
  还想再倒一杯,酒瓶却被桂劈手夺了去:“明天会请有名的兰学医来给你看病,早点休息吧。”
  大概,就算华佗再世也治不好自己的“病”了。
  被诊断为痨咳的自己很清楚,这不过是玄武的诅咒在逐渐侵蚀自己的生命而已。
  桂明明也很清楚,但是却依然四处奔走为自己求医问药。
  “还有这窗户,外面还在下雪,晚上开着会受风寒的。”说着桂抬手要去把支起的窗户放下,却被高杉抬手阻止了。
  “不觉得很美么?”
  “在欣赏雪景之前,先给我好好保重身体。”
  一边腹诽着桂什么时候和老妈子一样啰嗦了,高杉一边无奈的叹息:“所以说……”
  “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放弃一丝一毫希望。”
  面对毫不犹豫打断自己的桂,高杉一阵哑然,旋即又苦笑:“谢了。不过如果我真的不小心死了,接下来可都交给你啰,桂。”
  对方深深皱起了眉头:“我不是说过了吗,被年轻人托付遗愿可一点都不令人高兴。”
  又一次被说教的高杉微微抿唇,却没有再作答。沉默在两人之间流逝,但并不令人觉得尴尬,似乎不管是在一起说话亦或是沉默,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说起来,快到春天了呢。”
  不经意间,桂抛出了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
  高杉稍稍愣了一下,表情逐渐变得柔和:“是啊……”  就像是假的一样,那个少女已经离自己而去了。
  又是一年的春天要来到了,雪照样融化,春风照样吹拂,梅花照样绽放,但是陪自己看梅花的人已经不在了,说着喜欢春风的人已经从这个世界上和那个世界上一起消失了。
  “那个人……”
  “我啊,有时候甚至会想,她是不是还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的活着。”
  听到了意外的发言,桂转头看他。
  “最后看到的她,依然那样美丽而安详,完全看不到生命消逝的痕迹,所以,自欺欺人也好,偶尔也会觉得她是不是在另一个时空幸福地微笑呢。”
  桂难得的露出了名为笑容的表情,轻轻颔首:“……是这样就好了啊。”
  “哈,真像个笨蛋。”看着窗外不断飘落堆的雪花,高杉自嘲地笑道,“美丽的东西大都虚幻,我一直都很明白的,一直……”
  八云将她带回了属于她的另一个时空,连一丝一毫可以供自己凭吊纪念的东西都没留下。
  所以至今想来,她真的就好像雪融化一样消失的不留痕迹,仿佛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个叫做莲水雪的少女一样。
  就算现在有人告诉自己,一切的相遇都不过是一场梦境,自己也没有可以反驳的证据。
  但是,从那天开始深深封印在心底的那份痛苦,却并不是虚假的。
  唯有这份痛苦,是她在这个世上存在过、战斗过的“证明”,也是现在自己与她之间仅存的“联系”。
  只要想到这点,难以忍耐的痛苦似乎也掺杂了甘美的滋味。
  “说起来,我还真是活得够久呢,本来以为不久就会踏上前往黄泉之途的。”许是喝了酒的关系吧,高杉自己都有些意外自己今晚竟如此话多。
  “人间五十年尚且宛如梦幻,更何况这一年都不到呢,在神明看来也许不过是眨眼的瞬间吧。”
  高杉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慢慢睁开。虽然还未能亲眼看到新时代的黎明,但是自己能走到今天,或许是已经要感谢玄武的手下留情了。接下来的事情,总会有人去完成的……如果少女说的没错的话。在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书上,清楚的记载了最后的结局。
  “我要睡了,你出去吧。”
  “什么,想赶我走吗?”虽然嘴上这么说,桂还是站起身来,当然也没忘提上没收来的酒瓶,“那你好好休息。”
  “知道了。”目送桂离开的高杉,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窗外,雪还在不断飘着,但是这个季节下的雪,注定是没法积起来的,落到院子里梅树黑色的枝干上,立马就融化了。
  看着这样的景色难免让人觉得寂寞,高杉伸手拿来了放在身边的三味线,直接用手指拨起来。起初是不成调的三两声,然后逐渐连贯起来,三味线特有的低沉调子在夜空里幽幽响起,反而显得天地间更为寂寥。
  但是不可思议的,弹着三味线,澎湃的心情就这样慢慢平静下来。
  那时的自己也是像这样,一边弹着三味线,一边轻吟“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
  这是自己最初和最后的愿望,也是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
  原本就存在于不同时空的两个人,不管轮回几世,命运的轨迹都不会再有交集了吧。
  “因为……像我这样过分的男人,是注定会下地狱的啊。”
  像是说给窗外落雪听一般的细语,零落在尚且寒冷的空气中。
  即使少女想要追着自己而去,也要毫不留情将她赶走。
  因为,充满寂寞和荒芜的地狱,并不适合她。  不知何时雪已经停了,乐声却依然继续着,连手指被划伤了都浑然不觉,仿佛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继续生存下去一般。手指像着了魔般不断拨动被血浸染的琴弦,时而急切时而舒缓的旋律从指间流泻而出,已然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月亮从云层中露出久违的面容,今夜……居然是满月呢。
  明亮的月光给院子里的一切事物都披上了朦胧的纱衣,白天里熟悉的地方仿佛一下子变了模样,隐隐约约看不真切起来。
  有什么东西划过眼角,高杉眯了眼看去,原来是院子里那棵梅树,古怪嶙峋的枝干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了小小的花苞。
  在这样寒冷季节里,居然这样顽强探出头来花蕾,高杉微笑起来。
  不论经历了怎样的严寒,总有一天,当春风吹来之时,会开出美丽的花朵吧。
  这样想着,突如其来的疲劳感就袭击了全身,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

  ——啊啊,不行啊,这曲还没有完。

  因为缺乏睡眠而一片混沌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了这句话。
  自己到底在弹着什么曲子,或者说自己弹的到底是不是曲子,其实高杉已经不知道了,唯有这个信念支持着他的手指继续拨着弦。
  恍然间,仿佛整个世界只余下自己一人,空对一轮明月。
  当月亮落下,天边渐渐露出一丝鱼肚白,预示着新的一天开始的太阳就快要升起了。
  伤痕累累的手指已经无法再注入一丝力气,不,现在甚至连好好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好累,好想睡。
  脑中充满这个念头的同时,不知为何又有点点遗憾。
  究竟是遗憾些什么,几乎也分不清了,三味线从手中滑落,发出轻微的响声。
  在这个春天尚未造访的季节,在这个黎明尚未到来的时分,高杉晋作闭上了双眼沉沉睡去,从此不曾再醒来。  春风,还没有来吗?  ※后记(?)
  对不起又一个杯具,这是来自写杯具写上瘾的作者的真诚道歉OTZ
  但是,说起来,高杉路线的HE一直让我觉得很别扭,怎么看就觉得像是硬扭的T^T逃过诅咒的理由总觉得有点太扯了,以及觉得同样死于诅咒的某地玄武死的真冤枉(爆
  所以这篇同人实际上应该算是我心目中理想的结局吧……毕竟高杉路线要在这一堆看起来要杯具的设定下逆转个HE确实有点难。
  话又说回来,虽然有怨念,但是至少比连鬼扯的理由都没有直接丢个HE好多啦(叹气
  结局部分因为想试试看写狂气的高杉,于是就变成了弹琴弹疯魔的设定XDDD
  而“春天尚未造访”啦、“黎明尚未到来”啦等等也是为了暗喻历史上的高杉晋作没来得及看到新时代的黎明就病死……虽然这么说其实除了病死这点外几乎都无视了历史本身呢。
  啊对了痨咳这个病,其实就是现在所说的肺结核,冲田总司也是因为这个病而死的,在当时真的是很可怕的不治之症呀。
  最后,将ゆき写死了真抱歉><
  但是遥5既然设定是削减生命去使用龙神之力,那我想也应该会有这个可能才是。原作里这点比较轻描淡写真残念,这么个壮烈的设定结果就是晕倒几次就没事了,要是能再多渲染点悲壮的气氛,突出最后幸福结局的来之不易就好了。
  所以看完这篇而觉得难过的姑娘……们,请务必再去跑一遍高杉路线哟ww(殴死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